陜西大型綜合性門戶網站

西安高新區絲路餐廳又見“裊裊炊煙”


  “兄弟,我想回西安。”“兄弟,我們的餐廳好嗎?”4月18日,老董的阿塞拜疆合伙人海達和伊布在視頻中向老董訴說“衷腸”。


  “好著咧,一天比一天好!”


絲路餐廳又見“裊裊炊煙”.jpg


  老董、海達和伊布是在絲路上做生意結識的兄弟,2019年他們合伙在西安高新區開了一家專做絲路沿線美食的餐廳。


  老董,叫作董立軍,在國外跑了十多年,在俄羅斯開過大飯店,在意大利推介過陜西肉夾饃,熟悉他的人都親切地叫他老董。他和海達、伊布在俄羅斯一拍即合,到西安去開餐廳。


  2018年,這哥仨和他們的老婆、孩子以及俄羅斯的大廚、意大利的面包師、土耳其的烤肉師……組成一支跨國大廚團浩浩蕩蕩地來到了西安。


  烏克蘭的設計師來了,給餐廳繪出各種具有絲路沿線國家風格的設計效果圖;土耳其的老制爐師來了,給餐廳打造了兩個地道的土耳其烤爐;格魯吉亞的陶酒來了,花花綠綠的瓶子充滿了異域風情。


  餐廳里除了意大利的比薩還有土耳其的披貼,絲路沿線的各種香料被完美地放在了小船一樣的阿扎不利上;高加索的烤羊腿豪氣干云,每次上桌都是一場莊嚴的儀式;第比利斯的茄子沙拉,卷著意大利的芝士和秦川的牛肉傲嬌地站在來自土耳其的盤子里;敲開酥脆的烤皮,米、肉和板栗就從斯坦板栗抓飯里面溢出,綻放出地道的中亞風味……


  餐廳起名叫“駝鈴堡絲路餐廳”。伊布說:“絲綢之路從來就是一條實實在在的道路,我的故鄉就有很多古老的絲路驛站。外面是城堡的模樣,里面就是旅店和餐廳,雖然現在多數已經廢棄了,但是能看出人們從前在這里生活的痕跡。我們的餐廳叫駝鈴堡,就是要復原一個絲路上的驛站,讓世界各國的人們在這里吃飯交流。”


  這樣的希望,在餐廳一開業就實現了。2019年11月,駝鈴堡絲路餐廳開業。半個月后,絲路餐廳門口就排起了隊,而且排隊的多一半都是外國人。老董得意了,他說:“我們的餐廳是西安城里唯一讓老外排隊的餐廳。”圣誕節,絲路兄弟團的餐廳一下來了200多個外國人,把1500平方米的餐廳擠得水泄不通,可是客人愿意站著等座。這些駝鈴堡餐廳的外國迷們甚至自己發起了一個駝鈴堡群,他們在這里談美食,也聊在西安的生活。


  就在駝鈴堡餐廳做得風生水起、打算今年在曲江開分店的時候,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計劃。1月23日,武漢封城,老董盯著餐廳的電視大屏幕轉來轉去。很快,各地開始啟動疫情防控措施。大年三十,哥仨和廚師們吃年夜飯,海達沒怎么喝酒,能歌善舞的外籍廚師們也沒有跳舞。


  “你們回國吧,孩子們都小,家人會踏實些。”老董勸海達和伊布。大年初二,海達和伊布帶著愛人、孩子和駝鈴堡的廚師回國了,只有意大利安德瑞留了下來,他的西安老婆懷孕了。


  1月25日,陜西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駝鈴堡餐廳停業,孤寂的老董總是一個人在餐廳里轉來轉去。


  餐廳關了,我做“云生意”。海達找來最好的甜品制作師西莫尼在網上指導老董制作意大利冰淇淋。老董還讓服務員當主播,在網上做起了餐廳直播。外籍廚師雖然一直不能回來,但是厚道的哥仨決定每個月發給他們2000元的基本工資直到回來上班。


  一個月前,駝鈴堡餐廳終于重開了,生意從零零星星到夜夜滿座,客人從只有當地人到開始有外國人。開始忙碌的老董一直放心不下兩個兄弟,國外疫情越來越嚴重,他們怎么樣了?


  4月18日晚,老董在微信視頻上讓海達和伊布看餐廳熱鬧的景象,微信那頭兩人給老董20個擁抱,后面附著一句話:“中國太厲害了!”老董說:“伙計,我在西安等著你。”( 沙莎)


標簽: 絲路餐廳 阿塞拜疆

閱讀:0

返回首頁
午夜无码中文字幕影院